其实豪门恋情总是涉及到阶级和家族利益,感情哪有那么纯粹简单。一个是当红歌手,一个是豪门千金,小言文标配里的男才女貌。这段豪门恋,看似佳话,实则不配。当时何超琼被当作继承人培养,赌王对女婿的选择自然严苛。虽说陈百强也是家境宽裕的公子哥,父亲是中环金宝表行创始人,但比起“船王之子”许晋亨还是差了一大截。

而且陈百强不善社交,一心只想专心做音乐玩艺术,何超琼虽然也喜爱文娱,但大概只是豪门千金的消遣。网友都说,他俩就像小说照进现实,遗憾满满,要是拍成电视剧一定能爆。其实电视剧里,豪门虐恋比他们更复杂,更唏嘘。

最近有一部小众电影翻红了,被称为徐克最被低估的电影——1994版的《梁祝》。堪称古代版的“豪门虐恋”。男女主吴奇隆和杨采妮,一个是当年的流量爱豆,一个是纯净清丽的英气美人,演起悲剧令人揪心。女主是三品官员之女,男主是寒门书生,论家世,是“女强男弱”。《梁祝》有太多版本,许多人说这一版才真正拍出了梁祝悲剧的核心——被“阶级”击碎的爱情。梁祝故事诞生于东晋,胡人南下侵占了大片北方土地,汉人的世家大族们慌张地逃难、渡过长江。先过江的霸着大官来做,排挤后过江的,士族要互相拉拢,所以婚嫁就讲究门当户对。祝父为了拉拢太守马家,将独生女儿英台许了出去,但英台去书院读了一趟书,却和贫寒的梁山伯私定了终身。梁山伯为了配得上祝英台,奋发图强考取功名做了县令,但还是抵不过太守马家,在贵族面前更是蝼蚁。前去提亲被冤枉成贼,暴狱里毒打一顿扔了出去。

之后祝母前来劝说,要梁山伯写一封绝情信,他不肯,祝母一番话直指要害,道出了“梁祝”的悲剧根源,也是影片的灵魂所在↓↓↓

▲这番话让人振聋发聩再然后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梁山伯积郁而终,祝英台追随化蝶而去。“梁祝”的悲剧,在这一版里,是吃人的时代造成的,那个“三角恋”中的第三者马文才压根没出现,甚至连名字都没有,只有“马家公子”的称呼。那时候,世家与寒门要结合就得面对整个时代的阻力。他们真正越不过的不是素未蒙面的马家公子,也不是父母的棒打鸳鸯,而是门阀士族那高高筑起的墙。它限制的不仅仅是一个人,而是某个阶层的一群人,他们注定无法打破这高墙,挑战阶层的结果只有死路一条。这故事是惨了点,毕竟是经典悲剧嘛,可放到现代,门第依旧是难翻越的坎儿。婚姻都市剧《门第》,生活在社会底层的穷小子何春生,爱上从小含着金汤匙长大的富家女罗小贝。因为父辈之间的一句承诺,两人开始错综复杂的婚姻生活,尽管彼此之间有爱情,他们还是因为错位的三观和文化差异经历重重磨合,直到最后精疲力尽。

寒门男求娶富家女不靠谱,反过来也一样。《金粉世家》,总理府的七少爷爱上涉世未深的女学生,傲人的家世相中了脱俗皮囊。男女主是陈坤(饰金燕西)和董洁(饰冷清秋),他俩把最好的样子留在了这部剧。陈坤是东方人少有的欧美立体颜,脸庞消瘦,五官精致眉眼深邃。整张脸写着“贵气”二字,换上西装,一挑眉,一插兜,又十足的纨绔。唯独那一双桃花眼,饱含深情,能演出极致的破碎,忧郁。董洁更不用说,22岁的年纪,雪白的皮肤,俏丽的鼻子,往那一站就是一株开得正盛的百合。

许多人说,回过头来再看金燕西,是个绝世大渣男。往世俗了说,还真就是一个将女神追到手却又始乱终弃的故事。一开始,豪门少爷一见钟情平民女学生,挨家挨户找那个“双麻花辫姑娘”,找遍了北京城。

然后猛烈地展开追求攻势,买下她家隔壁的房子,种满她最爱的百合;到她的学校当老师就为上课点她的名字;百般谋划只为送她一双好鞋;亲近她的家人,赶走潜在情敌……当时冷清秋说,“我们是不一样的人,就像我家的葡萄架,会开出百合花来吗?”他用尽心思,硬是在葡萄架上挂满了百合花,那时候,情浓的化不开。女学生终于被盛大的浪漫桥段感动了。他们冲破门第的藩篱,越过性格的鸿沟走在了一起,也加速了这段豪门恋的BE。他们的爱情始于皮相,一直没有深入灵魂,当然会死于出身阶层和错位的三观。恋爱期间,俩人的三观就是不合的,富家少爷热爱打牌、听戏、看电影、下馆子,认为行乐是热闹的排场;冷清秋更在意精神的平和,向往游山玩水作诗谈天。但爱把一切“不合”都模糊了,掩盖了。婚后,这种不合又再次浮现。一方面,冷清秋劝丈夫多读书,做做功课,对方左耳进右耳出,叫她“不要管教自己”,照样打牌看戏,行走风月场。另一方面,豪门太太日子没那么好过,单纯如她根本应付不来复杂的家族关系,稍有不慎行差踏错,还被妯娌们排挤。

好的婚姻,最好是两人要有相似的个性,互补的需求。如果两者都没有,就要互相包容和理解。这一点再做不到,便是注定的BE。

而且金燕西又是个没啥责任感的人,说白了就是个孩子,在大家族的庇护下,头顶着金光,一切看起来才那么美好。从父亲离世开始他彻底显现出无力,世界的残酷毫无防备的扑面而来,从前那个无所不能,浪荡至死的金府七少爷原来是废柴一个。一开始,金燕西也把不在意阶级挂在嘴上,是因为他本身就在阶级的顶层。后来家道中落,金家少爷不复存在,他又回头求娶前女友白秀珠,说,“像我们这样的人,在一起比较合适。”你看,现实把一个最不屑于“门当户对”观念的人,逼得做了阶级的奴隶。

而冷清秋最终还是离开了金燕西,找回了自己。最后她隐居在北京城里,靠卖字,靠教学生为生,但乐得自立。

现实里,不排除有人真的可以通过婚姻实现阶层的跃迁,比如邓文迪,甘比,郭碧婷。

早年说的“门当户对”其实放在当下就是咱们说的“势均力敌”,会更注重精神世界的匹配,比如三观是否一致,有没有共同语言等。根据社交心理学,两个人的财富差别达到了三倍以上,就会对同一件事产生不同的看法。因此想要高嫁,并且过的稳定幸福,靠的不仅仅是美貌,而是提升认知,让自己变得优秀。简·奥斯汀说,婚姻里只考虑家庭是荒谬的,不考虑家庭是愚蠢的。比起高嫁,我更奉劝未婚普通女孩的是:嫁给一个和自己有相似成长背景的潜力股。把婚姻当成起点,找寻共同的理想和目标,一起努力成长,成为富一代,才是利用婚姻实现阶层跨越的正确打开方式。你觉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