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国,没有球迷不知道陆俊。因为这位北京裁判在国际足坛就是中国裁判的一面旗帜。不过,由于国际足联《申报国际级裁判员条例》第4条B款规定,年满45岁就不得再推荐国际裁判,因此,“陆俊”这面旗帜也告别了国际赛场,但第二次当选亚洲最佳裁判也为他的“国际裁判”生涯画上了圆满的句号。在前往香河给足协“教练员培训班”授课前,陆俊接受了记者的电话采访。

陆:现在教练员、运动员不懂或者不理解规则的现象非常普遍重视程度也不够。这其实应该是一个整体的工作,从主办机构,也就是中国足协,再到俱乐部,都应该重视这个问题,让运动员从小就有规则意识。

陆:比如说,在一场比赛中,我做了一个间接任意球的手势,结果主罚的球员直接一脚就踢进去了,那怎么办?当然不算,因为按照规则,这就是踢出端线,要由对方发球门球。可是有些球员就不知道,就来找裁判说,他不是成心要闹事,而是真的不懂规则,觉得自己就是冤。但裁判在场上也不能和他仔细讲一遍规则吧,这就容易发生一些争执。

记:中国足球职业化这么多年了,教练和球员难道这些规则都不懂吗?真是有些不可思议。

陆:对,就是不可思议。我从来不谈及自己给球队讲课的内容,就是因为有些东西确实是大家都应该知道的。其实,不仅是教练员和运动员,我们的记者、足球评论员、球迷,对规则也不是很了解。

记:对规则的不理解是不是也导致了教练员和运动员经常在场上和裁判发生争执?

陆:确实是这样,因为他不懂规则,所以觉得自己冤,也因为对规则的不了解,所以在场上不会合理地运用规则。所以说,我们和欧洲足球的差距是全方位的,但我觉得这应该是全方位的提升,如果球迷很了解规则,就会理解裁判的一些判罚,媒体也一样,有时候媒体认为裁判是错判,报道的时候就没有去问问,到底规则是怎么规定的?这也很容易误导球迷。

——很多裁判的困难都是来自家庭。所以很多人都放弃了,他不是不想干,也不是不喜欢,但是不得不放弃。

陆:我觉得我成为裁判很必然,因为我当初上的是北体大的足球专业班,我们的曹老师以前是国际级裁判,他经常说一些关于裁判的事情,我觉得挺感兴趣,潜移默化地就喜欢上了。

陆:我想的就是,要用每场比赛的每声哨写出“陆俊”这两个字,让球迷、球员能记住我。在业务上要精通规则,活用规则,而且还要坚持锻炼身体。

陆:那太多了,有得必有失。比如我吧,我是77届毕业生,15年才拿到副教授,是学校对我不公平吗?不是,因为我作为裁判经常外出,在单位里就是“不务正业的人”,我离开学校的时候,一间房也没分到。但是没办法,裁判是我的爱好。

陆:如果用金钱的角度来衡量,肯定是不值的,但很多东西不能用金钱来衡量。我就是喜欢这一行。

陆:没有家里人的支持,我也不会走到这一步。但在从事裁判工作的人里,为这事离婚的大有人在,因为当裁判就总要外出,孩子管不了,家务事也做不了,很多裁判的困难都是来自家庭。所以很多人都放弃了,他不是不想干,也不是不喜欢,但是不得不放弃。

陆:就拿我自己来说吧,我当了26年裁判,从三级裁判一直到国际级裁判,我那个时候每周日去吹北京市组织的一些业余比赛,一场的补贴是5元钱。但现在所有的裁判都是这样,想当裁判,就要从基层比赛做起。

陆:中超的年龄限制不是像国际足联那样。我当然想继续吹中超比赛,但还要看用人单位(中国足协)的安排。

陆:对,担任亚足联的裁判监督。这是一项要去发现问题的工作,而以前只是自己吹好就成了。

陆:有些裁判员自身的技术水平有问题,有些裁判的问题则是出在思想上。裁判也是社会的一分子,不是生活在真空中,社会上的好与坏也会折射到裁判身上。在思想上犯错的有司法去惩罚他们。我觉得衡量一个裁判判罚是否准确的是“认为”。

陆:在同样的规则下,如果你的“认为”被大多数人接受,那就是准确的,如果没有被大多数人接受,那就要好好思考一下了。

——欧洲的职业联赛也是经过了一百年的发展,我们一下就改到人家那样不现实。

陆:有些人会灰心,有些人会把这些当作前进路上遇到的困难。我不会觉得灰心,在2002年世界杯结束以后,国际足联做了一个总结,大意是说裁判“总是被外界过分夸大了不良的那一面,过去如此,现在如此,将来也如此”。事实就是这样,对于球员的失误,球迷可以接受,但是球迷永远也不会接受裁判的失误。

陆:对。但是裁判也是人,而且这个工作不可能不出现错误。可是有个《处罚条例》在那摆着呢——“如果出现左右比分的错误,将受到这样那样的处罚”。

陆:对,现在国内的俱乐部动不动就投诉裁判,但国际足联、亚足联对于关于裁判的投诉根本就不接受。为什么?国际足联认为的是,第一、足球毕竟是影响力很大的运动,所以不能因为一场比赛的错误影响到裁判的本职工作;第二、不能强求裁判不出错误。

陆:我不是在给裁判找借口,其实裁判也不原谅自己出现的错误。我只是认为如何衡量一个裁判应该按照数字说话,比如一个裁判一场比赛要吹三十到四十声哨,一年十场到二十场比赛,可以找人统计一下,按照出现错误的百分比来说明这个裁判是不是一个好裁判。

陆:按照统计数字来看,人数不少,但水平高的不多。我希望能告诉年轻裁判:这项工作就是被别人说“不”的,所以一定要提高自己的业务水平。

陆:我觉得照搬欧洲的东西肯定是不行的,因为国情就有很多区别。而且欧洲的职业联赛也是经过了一百年的发展,如果说我们一下就改到人家那样,我觉得不现实,应该根据时期来调整。

陆:是的。有时候好的愿望不一定能有好的结果,一个好的方案拿出来,没有十年时间是看不到成果的。中国足球有时候就是急功近利,但有些事情是不能着急的。

陆:那太多了,有得必有失。比如我吧,我是77届毕业生,15年才拿到副教授,是学校对我不公平吗?不是,因为我作为裁判经常外出,在单位里就是“不务正业的人”,我离开学校的时候,一间房也没分到。但是没办法,裁判是我的爱好。

陆:如果用金钱的角度来衡量,肯定是不值的,但很多东西不能用金钱来衡量。我就是喜欢这一行。

陆:没有家里人的支持,我也不会走到这一步。但在从事裁判工作的人里,为这事离婚的大有人在,因为当裁判就总要外出,孩子管不了,家务事也做不了,很多裁判的困难都是来自家庭。所以很多人都放弃了,他不是不想干,也不是不喜欢,但是不得不放弃。

陆:就拿我自己来说吧,我当了26年裁判,从三级裁判一直到国际级裁判,我那个时候每周日去吹北京市组织的一些业余比赛,一场的补贴是5元钱。但现在所有的裁判都是这样,想当裁判,就要从基层比赛做起。

陆:中超的年龄限制不是像国际足联那样。我当然想继续吹中超比赛,但还要看用人单位(中国足协)的安排。

陆:对,担任亚足联的裁判监督。这是一项要去发现问题的工作,而以前只是自己吹好就成了。

陆:有些裁判员自身的技术水平有问题,有些裁判的问题则是出在思想上。裁判也是社会的一分子,不是生活在真空中,社会上的好与坏也会折射到裁判身上。在思想上犯错的有司法去惩罚他们。我觉得衡量一个裁判判罚是否准确的是“认为”。

陆:在同样的规则下,如果你的“认为”被大多数人接受,那就是准确的,如果没有被大多数人接受,那就要好好思考一下了。

——欧洲的职业联赛也是经过了一百年的发展,我们一下就改到人家那样不现实。

陆:有些人会灰心,有些人会把这些当作前进路上遇到的困难。我不会觉得灰心,在2002年世界杯结束以后,国际足联做了一个总结,大意是说裁判“总是被外界过分夸大了不良的那一面,过去如此,现在如此,将来也如此”。事实就是这样,对于球员的失误,球迷可以接受,但是球迷永远也不会接受裁判的失误。

陆:对。但是裁判也是人,而且这个工作不可能不出现错误。可是有个《处罚条例》在那摆着呢——“如果出现左右比分的错误,将受到这样那样的处罚”。

陆:对,现在国内的俱乐部动不动就投诉裁判,但国际足联、亚足联对于关于裁判的投诉根本就不接受。为什么?国际足联认为的是,第一、足球毕竟是影响力很大的运动,所以不能因为一场比赛的错误影响到裁判的本职工作;第二、不能强求裁判不出错误。

陆:我不是在给裁判找借口,其实裁判也不原谅自己出现的错误。我只是认为如何衡量一个裁判应该按照数字说话,比如一个裁判一场比赛要吹三十到四十声哨,一年十场到二十场比赛,可以找人统计一下,按照出现错误的百分比来说明这个裁判是不是一个好裁判。

陆:按照统计数字来看,人数不少,但水平高的不多。我希望能告诉年轻裁判:这项工作就是被别人说“不”的,所以一定要提高自己的业务水平。

陆:我觉得照搬欧洲的东西肯定是不行的,因为国情就有很多区别。而且欧洲的职业联赛也是经过了一百年的发展,如果说我们一下就改到人家那样,我觉得不现实,应该根据时期来调整。

陆:是的。有时候好的愿望不一定能有好的结果,一个好的方案拿出来,没有十年时间是看不到成果的。中国足球有时候就是急功近利,但有些事情是不能着急的。